solidot新版网站常见问题,请点击这里查看。
adv
科技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12月03日 19时47分 星期五
来自人猿泰山之米甸探险
超出眼睛可见红色范围的光难以检测到,因为与室温下的环境热量相比,红外光携带的能量非常少。这会遮蔽红外光,除非将专门的探测器冷却到非常低的温度,而此举的成本昂贵又很耗费能量。现在剑桥大学领导的研究团队提出了一种红外光检测的新概念,展示了如何将红外光转换为易于检测的可见光。研究团队与英国、西班牙和比利时的同事合作,使用单层分子将中红外光吸收到其振动的化学键内。这些振动分子可将能量贡献给遇到的可见光,将其升频转换为更接近光谱蓝色端的光波,从而能被现代可见光相机检测到。这项发表在《科学》期刊上的研究成果为污染物感知、癌症追踪、气体混合物检查和外部宇宙远程感知开辟了低成本的新方式。研究人员面临的挑战是确保振动分子能足够快地遇到可见光。
人工智能
WinterIsComing(31822)
发表于2021年12月02日 22时31分 星期四
来自布兰尼肯夫人
Alphabet 旗下 DeepMind 公司的 AI 技术帮助数学家发现了新猜想和定理。 从 1960 年代开始,数学家开始使用计算机帮助发现规律和提出猜想,但人工智能系统尚未普遍应用于理论数学研究领域。 论文通讯作者、DeepMind 的 Alex Davies 和数学家一起建立了一个机器学习框架,用于协助数学研究。他们的算法搜索数学对象间潜在的规律和联系,尝试寻找意义。其后由数学家接手,利用这些观察来引导他们对潜在猜想的直觉。他们将机器学习框架这一方法应用于两个纯数学领域,发现了拓扑学(对几何形状性质的研究)的一个新定理,以及一个表示论(代数系统研究)的新猜想。他们总结认为,机器学习框架能鼓励未来数学和人工智能领域的合作。
科技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12月02日 16时34分 星期四
来自盲点
伦敦 Moorfields 眼科医院表示,一名英国男子成为世界首位装上 3D 打印义眼的患者。现年 47 岁的 Steve Verze 是一名来自伦敦东部哈克尼的工程师,在周四装上左眼,本月早些时候他试过了该义眼的大小。Moorfields 眼科医院在一份新闻稿中表示,该假体是为首个患者打造的全数字义眼。该医院表示,比替代品更逼真,设计有“更清晰边界和真实深度的瞳孔”。其他的义眼使用的是手绘在圆盘上的虹膜,然后将其嵌入眼窝。医院在新闻稿中补充说,他们的设计可防止光线进入眼睛的“全部深度”。除了看起来更逼真外,该手术被认为侵入性更小。安装传统义眼需要对眼窝进行模具制作,而在 3D 义眼开发中,是对眼窝进行数字扫描以创建详细图像。Verze 好的右眼也接受了扫描,以确保两只眼睛看起来一样。
科技
WinterIsComing(31822)
发表于2021年12月01日 14时10分 星期三
来自超能第七感·碰撞
普林斯顿和华盛顿大学的研究人员将相机缩小到米粒大小,能拍摄高清全彩图像。研究报告发表在《Nature Communications》期刊上。如此小的镜头在医疗等领域有广泛的用途。传统相机使用一系列弯曲玻璃聚焦光,而新的系统依赖于名为元表面(metasurface)的技术,其生产类似计算机芯片,只有半毫米宽,布满了 160 万圆柱体,这些圆柱体大小与 HIV 病毒相当。每个圆柱体都有一个独特的几何形状,其功能类似光学天线。在机器学习算法的帮助下,这些圆柱体与光的相互作用创造出能产生最高质量图像和最宽视场的全彩元表面相机。
人工智能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11月30日 18时58分 星期二
来自基因先知者
想象一下未来完全自主的自动驾驶汽车。如果一切按预期进行,早上的通勤将会是准备一天的会议、了解新闻或者坐下来放松的时机。但如果出现问题?当汽车接近红绿灯,但是刹车突然失灵,计算机不得不在瞬间做出决定。它可以突然转向附近的杆子并杀死乘客,或者继续前进杀死前方的行人。控制汽车的计算机只能使用汽车传感器收集的有限信息,据此做出决定。尽管这看起来很戏剧化,但我们距离可能面临这样的困境只有几年的时间。自动驾驶汽车通常会提供更安全的驾驶,但事故将不可避免——尤其是在可预见的未来,那时自主驾驶汽车与人类驾驶员和其他道路使用者将共享道路。
科技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11月29日 21时53分 星期一
来自繁星若尘
微生物墨水在压力下流动类似牙膏,可被 3D 打印成各种细小形状——圆形、方形和圆锥形——这些形状可以保持。研究人员在发表在《自然通讯》期刊上的一篇论文中描述了可编程微生物墨水的配方。材料还在开发中,论文作者认为微生物墨水能成为一种重要的可再生建造材料,能自我生长和自愈,是在地球和太空建造可持续住宅的理想选择。微生物墨水不含附加聚合物;它完全由经过基因改造的大肠杆菌产生。研究人员诱导细菌培养物生长出墨水,墨水也是由活的细菌细胞组成。当墨水从液体培养物中收获时,它变得像明胶一样坚固,可以接入3D打印机并打印成活的结构,这些结构不会进一步生长会保持被打印的样子。东北大学合成生物学家、论文作者 Neel Joshi 表示,微生物墨水之类材料有着更远大的目标。与混凝土或塑料浇筑的结构不同,活系统将是自主的,能适应环境因素并能再生——至少这是一个理想的目标。“想象一下建造能自我修复的建筑。”普林斯顿大学的化学和生物工程师 Sujit Datta 表示。以地球卫星月球为例,那里没有森林可采伐木材,也没有简单的方法运送大批建筑材料过去。这种墨水可能会被用作一种自我再生的物质,以帮助在其他行星以及地球上建造居所。
科技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11月29日 20时09分 星期一
来自火星战士
加拿大汉密尔顿麦克马斯特大学的一位博士生演示了一种经济实惠且简单的硅激光器——这是科学家长期追逐但之前被认为不可能的事情。这一成就可能会对 SiP(硅光子学)产生巨大影响。集成光学是先进电信网络的一项关键技术,在量子研究和设备中也越来越重要,如 QKD(量子密钥分发)和各种纠缠类型实验(涉及量子计算)。在麦克马斯特大学的一份声明中,工程物理学系助理教授 Jonathan Bradley(也是该学生的共同导师)表示:“这是光子学的圣杯,用硅制造激光器一直是一项长期挑战。”Bradley 指出,Miarabbas Kiani 的成就不仅在于在硅芯片上演示了可工作的激光器,而且还在于它简单经济实惠的方式,这种方式与现有的全球制造设施兼容。兼容性是必不可少的,因为它允许以低成本进行批量生产。Bradley 表示:“成本太高就无法批量生产。”
科技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11月26日 21时38分 星期五
来自挽救计划
电动自行车,也就是熟知的 e-bikes,已以惊人的速度从新奇事物变成主流。疫情期间,对于辛勤工作的快递骑手(以及他们不耐烦的客户)和不介意在到达时汗流浃背的通勤者来说,它们是一种福音。虽然围绕着这种骑行的“纯洁性”有许多嘲讽之声——电动自行车骑手在某种程度上是懒惰的骗子——电动辅助实际上是在吸引人们离开沙发进行健康锻炼。它特别受年长或者荒疏已久的骑手(这是很大的一个群体)欢迎,如果没有电动自行车,他们可能就会被令人生畏的山丘或者更远的距离阻碍,完全避免骑自行车。

据一项估计,2020 年仅在美国就售出了 500,000 辆电动自行车,而插电式汽车售出了 210,000 辆。据市场研究公司 NPD Group 的数据,从 2019 年到 2020 年,疫情推动电动自行车的销量增长了 145%,是传统自行车增长的两倍多。行业分析师预计,电动自行车的采用率将继续上升。Business Research Company 的一份报告显示,全球电动自行车市场将从去年的 325 亿美元增长到 2025 年的 530 亿美元,年复合增长率为 9.9%。即使在自行车饱和的欧洲,2019 年电动自行车的销量也增长了 23%。德勤预计,到 2023 年,全球街道上将有 3 亿辆电动自行车。
科技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11月26日 19时10分 星期五
来自十二魔
以色列政府将允许本国安全公司出售监视和攻击性黑客工具的国家名单缩减近三分之二,将官方网络出口清单从 102 个国家减少到 37 个国家。以色列商业报纸 Calcalist 获得的新名单只包括那些已证明民主的国家,例如来自欧洲和五眼联盟的国家:澳大利亚、奥地利、比利时、保加利亚、加拿大、克罗地亚、塞浦路斯、捷克共和国、丹麦、爱沙尼亚、芬兰、法国、德国、希腊、冰岛、印度、爱尔兰、意大利、日本、拉脱维亚、列支敦士登、立陶宛、卢森堡、马耳他、新西兰、挪威、葡萄牙、罗马尼亚、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亚、韩国、西班牙、瑞典、瑞士、荷兰、英国和美国。该清单删除了专制政权,以色列公司经常向这些国家提供监视工具。近年来由 Candiru 和 NSO Group 等以色列公司开发的间谍软件与数十个国家的侵犯人权行为有关,当地政府使用这些工具监视记者、活动家、持不同政见者和政治对手。
百度
WinterIsComing(31822)
发表于2021年11月25日 21时23分 星期四
来自树上银花
周四北京市智能网联汽车政策先行区对外发布《北京市智能网联汽车政策先行区自动驾驶出行服务商业化试点管理实施细则(试行)》,向部分企业颁发国内首批自动驾驶车辆收费通知书。百度Apollo是北京首批获准开展自动驾驶商业化收费运营的企业之一。一位记者试用百度Apollo自动驾驶出行服务平台“萝卜快跑”,在长 5.8公里的行程中,自动驾驶车辆在路况良好的道路上用时 13分钟(不含等待时间)完成订单,期间经历变道、左转弯、等红灯、礼让行人等均自如完成,车内安全员只在行程开始和结束时段有将手放在方向盘上的介入。此订单正常计费 41.2 元,在使用优惠券后仅需支付 2.06 元。目前北京市自动驾驶出行服务商业化试点区域仅限北京亦庄约 60 平方公里范围限定区域内的开放道路上,拿到许可的企业在此区域内约有 100 辆无人车的运营规模。
科技
亚历山大王(42382)
发表于2021年11月25日 15时31分 星期四
来自流星追逐记
2014 年12月的某一天,Elon Musk的助理MB走入她老板的办公室,说“我要加薪”。

这个MB不是一般人,省去一千字对她的能力和奉献精神的描述,公司业务层面上她是Elon Musk对外连接的纽带,私人层面上她是老板一家的得力助理。可以说,MB对Tesla和SpaceX企业文化的建立功不可没。十二年来,每天马斯克工作多久,MB就要工作多久,马斯克休息的时候,MB也不一定能休息,总之,连挑剔的老板本人也对她的赞不绝口。

所以当MB说“I deserved a pay raise.” 似乎不是十分过分吧?唯一有争议的是MB要求跟公司执行管理层差不多的待遇,当然这也完全取决于老板一张嘴,何况十二年来MB的贡献公司内外有目共睹呢。

而马老板什么反应呢:

“这样吧你先休假两周,我看看自己是否能离开你,如果你不在的时间内公司不能正常运转了,我就满足你的要求”。

两周以后,马斯克对休假回来的MB说:你不在的日子,我们公司好好的,你可以另谋高就了。

当然这个事的版本在马斯克那里不是这样的,他在推特还特意解释过:我被这事污名化很久了,其实是公司发展速度太快,我们更需要不同领域的专家而不是一个通才,何况我当时还给MB安排了公司内部另一份薪水相同的职位呐!

此事结局就是MB当即离开了马斯克,真的去另一家公司工作了,直到现在(我也没有追踪她现今的工作状态)。 马斯克的前妻在美国版知乎Quora里也聊过这件事,主要缘于她对MB的深度共情,类似的话马斯克也对她说过:你不在的日子,我们家正常运转,你是个无能的房产管理者(非原话)。

整件事还有很多细节,被中外自媒体从各类角度解读,今天在一个国外比较有影响力的内容平台medium上又看了一遍描述此事的高赞文章,这次解读的角度是:跟老板讲加薪之前,如何通过123种技巧成为公司内不可或缺的重要人物,同时,一家待了12年都没有主动给你涨薪的公司,也可以掂量一下自己在这家公司的价值和分量,树挪死人挪活blah blah.

这篇文章的回复相当多,其中点赞量最高的评论是:
你为什么就不能承认Elon Musk他是个asshole呢!

楼里一片附议。
人工智能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11月24日 20时34分 星期三
来自惊涛怪浪
一份工作的价值是否取决于能多长时间抵御自动化?疫情期间,我看到日益壮大的外卖骑手队伍:骑手们骑着电动自行车默默呼啸而过,为我所在城市里那些不想冒险出门的人们送去外卖。这些外卖骑手持续处于在餐食变冷之前完成取餐和送餐的压力之下,为最低工资辛勤工作。

过去送货是入门级职位,是入门的一种立足方式,类似邮件收发室的工作。今天它是一项独立的业务,Uber 和 Deliveroo 之类的大型上市公司为餐馆老板提供外送服务。通过这种外包,送货成为了一项没有尽头的工作。成功只意味着你可以在白班工作。

几年前,我们以为这些工作会消失——被 Level 4 和 Level 5 级的自动驾驶系统消灭。然而随着工程师更好地理解在挤满一些不理性人类驾驶员的道路上驾驶面临的巨大挑战,曾经看起来简单的任务现在看来几乎很难完成。

但一些长期以来被认为难以自动化的任务最近取得了巨大的飞跃。在 6 月底,GitHub 推出了 AI 工具Copilot:一双虚拟的眼睛,和开发者合作以保持代码干净并逻辑正确。Copilot 还不是一个完整的解决方案——它不会自己提出复杂的算法——但它向我们展示了自动化如何让较差的程序员变得更强大。

虽然大多数编程或文案工作不太可能很快由机器完成,但这些职业现在面临着来自自动化的真正竞争。用不了多久,微软和 Nvidia 的 Megatron-Turing Natural Language Generation(MT-NLG)之类的 AI 语言模型就能完成基本的商业文案写作。其他的写作工作——消化材料提取关键细节,用易懂的语言表达它们,然后准备出版——也正向自动化投降。这一变革性飞跃的要素已经就绪。

大多数编程和文案工作不太可能很快由机器完成,但越来越多的部分会这样。这些职业现在面临着来自自动化的真正竞争。矛盾的是,至少接下来几年,骑车送外卖看起来仍然需要人的头脑来驾驭车把手。在软件吞噬一切的世界中,那些无法消化的部分继续需要人类的关注。这种关注需要人们的时间——他们可以以此为生。我们为人类完成工作支付的费用将越来越多地用机器执行该任务的成本衡量。毫无疑问,一些白领工人会受到来自机器的、新形式的竞争影响。

一个世纪前,随着农业实现机械化,农业劳动力面临过类似的贬值。几十年来,无数的制造业工作屈服于工厂自动化,但特斯拉的生产问题显示当你试图在工厂车间过度推进自动化时会发生什么。路德派(译注:该派别强烈反对机械化和自动化)的历史恰如其分地显示出,机器和人类劳动之间的紧张关系并不是新鲜事——但是它现在再一次加剧,这一次冲击了知识工作的核心。

为了领先机器一步,我们需要找到困难的部分,并保持处理它们所需的技能。创造力、洞察力、智慧和同理心——这些才能完全是人性的,并且有望在未来继续保持这一点。如果我们倾向于这些特质,我们就可以抵抗机器在竞争中的崛起。
科技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11月24日 17时58分 星期三
来自力量
在太空飞行 30 个月之后,美国行星协会的 LightSail 2 仍继续“在阳光中航行”,在地球轨道上展示太阳帆技术。该任务正在为希望利用太阳帆探索宇宙的未来任务提供硬数据。LightSail 2 是一颗小型立方体卫星, 2019 年 6 月搭乘 SpaceX Falcon Heavy 发射,作为一项演示任务,以测试太阳帆改变航天器轨道的能力。发射一个月后,LightSail 2 展开其 32 平方米的超薄聚酯薄膜帆,任务宣告成功,太阳帆提高了这个面包大小的小型航天器的轨道。美国行星协会(TPS)的首席执行官 Bill Nye 在部署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我们将在没有火箭燃料的情况下进入更高的轨道高度,只需要阳光的推动。你可以驾驶航天器并在太空中仅通过光子获得推进力的想法令人惊讶,对我而言,在阳光下航行是非常浪漫的。”
科技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11月22日 18时12分 星期一
来自珀涅罗珀记
南澳公司 Neumann Space 开发了一种“太空电力推进系统”可用于近地轨道以扩展航天器的任务、移动卫星或使其脱离轨道。现在 Neumann 正与其他三家公司合作制定一项计划,将太空垃圾转化为推进系统的燃料。另一家美国公司 Cislunar 正开发一家太空铸造厂,将碎片熔化成金属棒。Neumann Space 的推进系统可使用这些金属棒作为燃料——系统使金属电离,然后产生推力推动物体绕轨道运动。首席执行官 Herve Astier表 示,他认为这是未来的计划,Neumann 要成为太空融化金属供应链的一部分,不会“像看起来那么容易”。他表示:“但他们得到了 NASA 的资助,所以我们建造了一个原型并且它能工作……”Astier 表示这仍然是未来的事,不过他现在可以看到这是可能的。他表示:“很多人把钱扔进碎片里。它们通常会落进大气层并燃烧掉。但如果它在那里,而你能捕获它并重新使用它,从商业角度来说是有意义的,因为你不用把它运到那里去。”“这就像在太空中开发一个加油站。”
人工智能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11月19日 20时10分 星期五
来自海底两万里
我不是 Alexa 的粉丝,也不是 Google Assistant 的粉丝。或者事实上我也不是家中始终处于激活状态的任何联网摄像头或者麦克风的粉丝。我不使用声控系统,虽然需要用网络摄像头,但会确保在不使用时把它从计算机上拔下来。我是不是过于偏执了?也许吧。但是我觉得有一点担心是合理的,就智能助理迄今所提供的服务而言,这种担心不断萦绕在脑海可能不太值得。

iRobot 首席执行官 Colin Angle 不这么认为。上周 iRobot 宣布“与亚马逊合作,进一步推进家用机器人的语音智能”。iRobot 解释说,语音控制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它的机器人扫地机 Roomba 正变得非常非常复杂。最新款比以往更了解我们的家,有地图和物体识别功能,还有各种复杂和智能的行为和调度选项。iRobot 有一个应用程序,竭尽全力简化这个流程,让你的 Roomba 能完全按照你的意愿工作,但你仍然需要定期在应用程序中设定。这给 iRobot 带来了问题,它现在必须将所有这些非常酷的新功能与他们最初的机器人概念结合起来,我仍然记得最初也是最好的方式是只有一个你可以按下的按钮,上面用漂亮的大写字体写着“清洁”。

iRobot 认为语音控制是解决问题的答案。它迅速而直观,只要在你告诉机器人要做什么和机器人实际 做什么之间有一个可靠的映射,它看起来会非常成功——当然,如果你愿意让 Alexa 作为协调者的话。
科技
2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11月18日 18时20分 星期四
来自白玫瑰
1978 年首部《星球大战》电影中 Leia 公主标志性的全息场景激发了我们对这种未来通讯形式的强烈欲望。现实世界中,2012 年已故音乐人 Tupac Shakur 在科切拉音乐节上突破性的全息复活让观众惊叹不已并登上新闻头条。然而此类事件可能需要数月的计划和数十万美元的投入。

我们在近期看到了 videogrammetry(使用从不同角度拍摄的视频创建 3D 模型)的出现,微软开始在Microsoft Mesh 有限预览版中提供虚拟协作技术。但是这些系统分别需要 VR 眼镜和智能眼镜,限制了它们的吸引力。

不需要眼镜,两家风险投资支持的公司正用表面上相似的技术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总部位于加拿大多伦多的 ARHT Media 和洛杉矶初创公司 PORTL Inc. 开始销售电话亭大小的便携式即插即用、基于机柜的全息 holoportal 系统。两种情况下,演播室中的一个人——演示者——可以以全尺寸、逼真的 3D 形式出现,与世界上任何地方的人互动,其中一个或多个展位通过互联网连接到这两家公司的网络。

上个月 PORTL 技术的现场演示中,PORTL 的一位技术投资者——洛杉矶的 Marina Haba 被传送到位于东京公寓的 PORTL 展台,与她在那里的儿子交谈。她和其他参加演示的人显得格外真实。两人交谈时,Haba就好像站在展台上一样。但对旁观者来说,声音很小,延迟偶尔会中断原本顺畅的交流。尽管如此,总体而言,演示是引人注目且有效的。PORTL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David Nussbaum 表示,延迟目前低于 1 秒,目标是降低到 100 毫秒以下。

PORTL Epic 机柜重约 180公斤,高 2.1 米,宽 1.5 米,深 0.6 米。即插即用以及登录到 PORTL 基于云的网络只需要标准电源插座和互联网连接,PORTL 网络使用 Amazon Web Services。

展台两侧的边框中嵌入了一个双向音频扬声器麦克风系统,顶部嵌入了两个摄像头:一个英特尔 RealSense 摄像头捕捉机柜正前方的人,供演播室的演示者观看,一个罗技 Brio 4K 摄像头可以深入观察周围环境。
科技
1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11月18日 16时30分 星期四
来自太空谜案3
大多数人熟悉作为消毒剂的碘。但如果你在高中化学课上认真听讲的话,你可能看过碘粉加热的演示。它的熔点和沸点在大气压下非常接近,加热时碘很容易形成紫色气体。在较低的压力下,它会直接从固体变为气体,这一过程被称为升华。

事实证明,这可能使其成为离子推进器的完美燃料,离子推进器是一种高效航天器推进硬件。尽管被视为很有前途的候选材料已有一段时间了,但一家名为 ThrustMe 的商业公司现在报告称,该公司首次在太空中验证了一种碘动力离子推进器

火箭依靠化学反应尽可能快地释放出大量物质,从而产生足够的推力将物体送入太空。但这并不是产生推力的最有效方式——我们最终牺牲了效率来获得克服重力所需的快速排放。一旦进入太空,对速度的需求就会消失;既然在不同轨道间移动物体可以接受较慢的加速度,我们可以使用更有效的方法来排放出物质。
科技
matrix(791)
发表于2021年11月18日 15时35分 星期四
来自荷鲁斯崛起
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FDA)宣布,批准一种虚拟现实系统作为慢性背痛的处方疗法。被称为EaseVRx 的疗法进入该机构近几年批准的数字疗法的短名单。EaseVRx 包括一个 VR 头显和一个放大用户呼吸声音以辅助呼吸练习的设备。它利用认知行为疗法的原理,旨在帮助人们识别和理解各种思维模式和情绪。FDA 在声明中表示,该项目通过放松、分散注意力和提高对内部信号的认识解决疼痛。FDA 批准 EaseVRx 依据的是一项为期八周的研究数据,该研究针对 179 名症状持续了 6 个月或更长时间下背部疼痛的患者。一半人使用 EaseVRx 疗法,另一半参与者使用另一种没有使用认知行为疗法的二维虚拟现实程序。大约三分之二使用 EaseVRx 的参与者表示,他们的疼痛减少了 30% 以上,对照组中只有 41% 的人有类似的减轻。研究结束后,EaseVRx组 的参与者的疼痛减少持续了长达三个月,对照组的人则没有。FDA 神经和物理医学设备办公室代理主任Christopher Loftus 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该 VR 系统可以成为阿片类药物的替代选择去治疗背部疼痛。EaseVRx 由 AppliedVR 公司开发的,该公司也在测试其平台作为纤维肌痛、烧伤疼痛或分娩时疼痛的治疗方法。
科技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11月17日 19时28分 星期三
来自最后一个阿特兰蒂斯人
发表在《Nature Communications》期刊上的研究展示了一座 6.5 厘米长的 3D 打印沙桥,可承受 300 倍于自身的重量,相当于在布鲁克林大桥上放上 12 座帝国大厦。粘合剂喷射打印工艺比工业使用的其他 3D 打印方法更便宜更快,让用各种粉末材料创建 3D 结构成为可能,在成本和可扩展性方面具有优势。这个概念源于喷墨打印,但打印头使用的不是墨水,而是喷出液体聚合物来粘合粉状材料,例如沙子,逐层构建 3D 设计。粘合的聚合物赋予了打印沙子的强度

研究团队利用聚合物专业知识定制聚乙烯亚胺(PEI)粘合剂,与传统粘合剂相比,该粘合剂将砂部件的强度提高了一倍。通过粘合剂喷射打印的部件刚从打印床上取下时有很多孔。可以用另一种被称为氰基丙烯酸酯的超级胶水材料通过渗透填充空隙,以此强化部件。第二步在第一步的基础上将强度提高八倍,使聚合物砂复合材料比任何其他已知的建筑材料(包括砖石)更坚固。
科技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11月17日 17时51分 星期三
来自魔法集成
1994 年,当时在新泽西州贝尔实验室工作的数学家 Peter Shor 证明量子计算机能以指数倍于经典计算机的速度解决某些问题。当时的问题是:量子计算机能造出来吗?怀疑论者认为量子态太过精微——环境不可避免地会搞乱量子计算机中的信息,使其不再是量子。

一年后,Shor 做出回应。经典的纠错方案测量单个比特以检查错误,但这种方法不适用于 qubit 或“量子比特”,因为任何测量都会破坏量子状态,从而破坏计算。Shor 提出一种方法无需测量量子比特本身状态检测是否发生错误。Shor 的代码标志着量子纠错领域的开端。

这个领域发展迅速。大多数物理学家将其视为构建强大量子计算机的唯一途径。加州理工学院的物理学家 John Preskill表 示:“没有纠错,我们将无法将量子计算机扩展到可解决真正困难问题的程度。”

与通常的量子计算一样,开发纠错代码是一回事,在工作机器中实现它则是另一回事。在今年 10 月初,由马里兰大学物理学家 Chris Monroe 领导的研究人员报告他们演示了运行像 Shor一样的纠错电路所需的许多要素